企业动态

过了很长时间竟然也不见转醒

清晨李风刚醒来就感觉不对,怀里的凤冰不见了。赶紧起来,看到凤冰正坐在地上的软垫上修炼。周身都微冒红雾,知道是紧要关头不能打扰,就轻轻的起床,然后出去打了盆水回来,坐在一边看着凤冰。过了很长时间竟然也不见转醒,李风知道是要冲破最后的瓶颈进入周期的循环了。赶紧到门口给她护法,怕凤凌或闪欣过来打扰到,以至于出事。只见凤冰身边的雾越来越浓,最后将整个人包裹在里面,环绕游动。大约有一个小时那么长的时间吧。忽然从凤冰的身上出现连续的爆响,然后血雾就迅速的内收,一瞬间就不见了。凤冰缓缓的睁开眼睛,看李风正从门边走过来。“我冲破了呢,这样一来就算正式的进入血刹的修炼了。”于是对李风说道。“恭喜喽。”李风拿过手巾为凤冰温柔的擦着脸边说道:“冰儿的气质也变了很多呢。”凤冰有些不好意思的想从李风的手里接过来自己擦,见李风坚持不让,也就任由李风了。“哪里变了呢,我没感觉出来哦,只是感觉气血充盈。很是舒服呢。”凤冰说道。“冰儿更吸引人了,而且好象更有自信了。”李风为她擦完在亲了一口才退后,仔细端详起来。凤冰见到李风这样,心里感觉很好,但脸还是红了起来,低下头小声说:“不要这样看人家嘛,很不好意思呢。”“呵,冰儿确实变了呢,要是以前冰儿可不会说出来呢。”李风打趣道。然后收回视线,自己洗了把脸。“疯子来吃饭吧,已经准备好了。姐姐也快点哦。”凤凌在门口忽然喊道。“恩知道了,闪儿起了没。”李风答应道。“闪儿姐已经起来了,正在等你们呢。我先过去了哦。”凤凌说完,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显然是先过去了。“那我们也过去吧。”凤冰说道。“恩,不过你得先整理一下哦。”李风看着凤冰的脸说道。“啊,忘记了呢。”赶紧开始梳头。过了好久才整装完毕,李风就一直在一边看着凤冰忙碌着,感觉这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呢。李风和凤冰一起往外走,边走李风边说道:“有时间教教我,等我帮你画眉梳头。”凤冰的脸又红了起来,要知道这种行为可是最亲密的人之间才会有的呢。轻“恩”了一声。说着两人就走到了前厅,看到闪欣和凤凌已经在那里吃上了,看到两人走进来闪欣就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不吃了呢。太饿了就先吃了起来。”“呵呵,我在欣赏冰儿梳妆时的美感呢。有时间我帮你也梳头画眉哦。”李风说了拉着凤冰坐了下来, og视讯游戏官网一边对闪欣说道。“好啊, 澳门游戏在线投注平台好啊,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网址我也要。”凤凌在一边喊道。“当然不能拉下我们可爱的小凤凌了。”李风说道。然后就吃了起来, 澳门在线游戏开户注册席间相谈甚是愉快。前几天的阴郁气氛也一下不见了,众人心情自然好了很多,有说有笑的。*****李风和凤冰有说有笑的来到课堂,班级里忽然静了一静,看到平时冰冰的凤冰忽然有说有笑的进来都感到好奇。再一看今天的凤冰显然不知道受什么感染变的很是不同,整体给人一种冷的吸引力,靓丽的面孔上一道红痕,就像天生就应该有是的,把整个人都衬托的异常美丽。在凤冰刚刚伤好之后,凤凌还调笑说自己肯定没有姐姐漂亮了,当时是怕凤冰因为红痕面孔面的不漂亮了才安慰的。可现在看来却又是事实了,凤凌也常常开玩笑般的抱怨了起来,说等拿天自己也去割一个,把凤冰吓的够戗。两人不理众人的表情,一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由于凤冰已经用不了魔法了,所以上课的时候根本就不用听任何东西,而她的魔法知识又非常的丰富,所以李风就跑到凤冰的座位上,企业动态上课两人就一起研究魔法,李风在这段时间魔法也有很大的提高,头一天对付葛赫维时候用的空间魔法就能看出来这段时间李风没白呆。而众多魔法当中李风还是最喜欢空间魔法,因为短程的空间魔法和武术配合很是完美。第一节课还没有下课就听前面有人敲门,开门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老师,我想找一下李风和凤冰同学,我有点事。”得到老师的允许后,李风和凤冰就走了出去,看到门外正站着明杨和只见过一次的纪如雪。“不是在上课吗?你们怎么过来了。”李风疑惑的问道。“你不清楚校规吗?”明杨比李风还疑惑的问。“校规,没人给我啊。”李风说道。“我们学校是自由的,也就是说上课可以不上,自行修炼。而且认为能力够的话还可以直接提出升级的要求,只要通过相应的考核就可以了。”明杨看李风是真的不知道,就给他解释道。“哦是这样啊,那你来找我有事?”李风又问。“不是,主要是如雪想看看身为大情圣的你。”明杨打趣的说。“大情圣?!”李风疑惑的看着纪如雪。纪如雪上前一步道:“呵呵,不要听明杨瞎说。只是想认识一下他的朋友罢了。来学校这么久还没看到有谁能和他交上朋友呢。你好。”伸出手。李风轻握了一下,说:“你好。”李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实是想知道,你是凭什么让一直不肯答应众多追求者的凤公主倾心喜欢的。”明杨趴在李风的耳边说着。两人一起向校外走去,显然想找一个适合聊天的地方。凤冰和纪如雪跟在后面聊着天,不时传来轻笑声不知道在聊什么聊的开心。(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别猜别猜。读者:靠,你又跑上来干什么,捣乱,扔他。作者边跑边小声嘟囔:我无聊啊。被一记大锅盖打飞。)“哪有,只是请她帮个小忙罢了。”李风一看连明杨都这么说了,心里也没底了。“小忙,你真认为让凤公主可以忍受她不喜欢的人出现在她的宴会上是个小忙。”明杨声音有些高的说道。李风挠挠头道:“其实我也不清楚,闪欣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却感觉不出来。”“像你感觉这么迟钝的人,怎么可能感觉到这种事。”说着,四人就已经走到了上次喝茶时候的地方。于是就自然的走了进去。“冰儿,你怎么看小佳佳的事。”坐定之后,李风问凤冰。“我也认为佳儿是喜欢着你的,只有你自己不知道吧。”凤冰说道。“也许吧,我这人对于这种事还是比较迟钝的。”李风直言不讳的说道。“是呆头鹅吧。我想你还是早早的确定一下比较好,如果凤公主要是伤心的话,你可是要倒霉的了。”明杨说道。“哎,感情。”李风感慨的说道,出来这段时间经历这么多确实对于他的冲击是瞒大的。从追求闪欣,到受伤在凤公主那养伤,再就这两天凤冰的事,感情好象锁一样压在心中,想拿又拿不掉。“感慨什么,让你享尽齐人之福还叹气。”明杨说道。纪如雪一听这话就气道:“你羡慕了,那你也去找啊。”“呵呵,呵呵,我怎么敢呢。”明杨赶紧解释道。“不敢,那也就是说我不在就敢了。”纪如雪没有饶了他的意思。“不是不是,我是我这样的谁要啊。”赶紧装出一个苦瓜脸。“那也就是说我是拣破烂的了。”纪如雪已经有了笑意,但还是不依不饶的问着。“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明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怕在惹恼了这朵冰百合,所以干脆不说什么了。“算你了,看你敢的。”纪如雪这时显露出小女孩的神态,确实也很是可人。李风和凤冰在一旁看到二人如此也只是会心的笑着。凤冰到是心里羡慕能这么无拘无束的。“好了,外人在这里不要再闹了。”明杨说道。“外人,这里有外人吗?”纪如雪说道。明杨显然意思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说:“没有没有,哪有呢。呵呵呵呵。”“好了,我请两位到凤凰居吃饭好了正好到中午了。冰儿,你去叫一下闪儿和凌儿吧。”李风说道。“呵,好,哎不过不能再尝到凤公主的手艺。”明杨说道。“有时间我带你们去吧,直接证实刚刚的疑问吧。”李风接说道。凤冰和明杨、纪如雪打过招呼就先出去了。三人也结帐走了出去。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
 


Powered by 真人网上娱乐棋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